有一種職業叫做攀樹師,工作內容跟樹有關的大小事都要管。舉凡:修剪、移除枯木、調查附生植物,或是救援卡在樹上的動物或機器,尤其是要攀到幾十公尺高的,就要靠專業的攀樹技術來作業了!

不過攀樹除了運用於樹木工作外,漸漸地也發展出休閒攀樹。台灣首位ISA攀樹認證的攀樹師鴨子,平常就也帶領一般民眾、學校進行體驗。

若問他:「你最喜歡什麼樹?」他可能會覺得超難回答的,與其思考怎麼回答,不如直接分享他的攀樹經歷還比較容易!

【文、圖/翁恒斌;出處/ 樹上看見的世界:攀樹人與老樹、巨木的空中相遇

 

 

 

初次接觸臺灣油杉

我們第一次去坪林攀爬臺灣油杉時,實在是吃足了苦頭。由於路徑不明,中間還經過崩塌地形,加上那時網路覆蓋率並沒有很好,以致這群事前偷懶少做功課的人資訊不足,花費相當多時間尋找通往那棵臺灣油杉的路徑。當我們在放棄跟堅持間不斷拉扯時,那棵臺灣油杉矗然出現在眼前。

 

我一看到這棵臺灣油杉,好像突然了解為何它會被文化資產保存法保護,因為可以看出它周圍都是後來種植的人工柳杉林。一般來說柳杉也夠高了,但這棵臺灣油杉更高,完全突破柳杉的樹冠層,昂首出了稜線,高度估計有二十公尺以上。後來查找資料,這棵臺灣油杉有數百年的樹齡,樹皮是淡淡的土黃色,還有一種斑駁的感覺,與我印象中松柏一類的樹皮可說是完全不同。

圖說: 臺灣油杉淡黃色樹皮。

 

圖說: 量測胸高樹圍,可以推測樹木的年齡。

 

那時的我攀樹技術仍只算普通,對這樣高的大樹攀爬經驗也還不多,幸好這棵臺灣油杉下方的腹地頗為寬廣,雖說有些坡度,但在這樣的荒山野嶺中已經是相當優質了,因此丟起豆袋相對不難,而往上爬這件事當然更不是問題。

 

 
圖說: 上樹的第一步:投擲豆袋。
 
 
 
圖說: 臺灣油杉樹間移動。
 

當我們到了樹冠時,這些頂梢枝條的生長方式,與下方筆直的樹幹完全無法聯想成同一棵樹,就像是一株盆栽裡的老松,蜿蜒蒼勁地在天空中伸展,一點也沒有剛開始看到那種突破天際的氣勢,更白話一點來說,大概就是把一盆老松盆栽放在一根電線桿頂端的感覺。

 

在樹冠層時,這棵臺灣油杉已是整個周邊最高的樹了,能跟它一樣突破下方森林線的,就只有位於更高山稜線上的另一棵臺灣油杉了,這樣的大樹加上環境濕度高,樹上的住民當然也不少,一欉一欉的附生植物,有蘭有蕨,完全是一座空中花園。

 

延伸閱讀:有錢賺又能冒險,成功的話還能成為真英雄:蘭花獵人的《世紀蘭花獵奇》

 

 

圖說: 在樹中遊走。

 

 

圖說: 臺灣油杉上的蘭花及毬蘭。

 

圖說: 臺灣油杉上附生的蘭花。

 

由於這趟路程太過折騰,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在樹上揮霍,趕緊完成了該完成的目標,這在我攀樹的「樹種」跟「高度」兩個項目中也添了一個勾勾。當然,這可不單單只是多了一種樹,還是臺灣四大奇木之一,更別說我們爬了只有臺灣才有的臺灣油杉,是僅存不到一千棵的其中一棵!

 

尋找第二棵臺灣油杉

 

第二次到坪林攀爬臺灣油杉的機會並沒有很快到來,距離前次大概有一年多的時間,那時我剛通過攀樹師考試沒多久,這次的臺灣油杉就容易親近多了,但威廷、裕昌跟我(現在都是攀樹師了)三人也是第一次造訪這棵臺灣油杉,既然成員中有台大實驗林的威廷,當然就是為了調查樹上的附生植物。

 

看著前人的探查記錄,感覺似乎相當容易到達,但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。與上次那棵臺灣油杉相比,這一棵的路徑應該是相當容易的,但就是不得其門而入,明明探查記錄寫著十分鐘可抵達,我們竟找了一個小時!最後是在我回到停車處好好端詳,才發現路邊一條被海金沙(蕨類)覆蓋的小徑,順著小徑陡上,約莫十分鐘後,那棵臺灣油杉大樹就在那裡靜靜地等著,我壓抑不住興奮(但沒有大叫),開心地趕緊回到入口處,並打電話給在遠處搜尋的另外兩人。

 

等待他們回來的同時,我看著筆直的產業道路及旁邊不起眼的小徑,再抬頭幾近九十度,仰望方才那棵臺灣油杉,我想它一定在笑我們:「我就在這裡,你只要抬頭就可以看到我了!」當下我覺得,人生啊,筆直大路往往不能帶你通往大樹,你沒注意到的不起眼小徑,雖然辛苦,卻是能引領你抵達的正道。現在回想起來,這不正是女詩人扎西拉姆‧多多所說:「你見 或者不見我/我就在那裡/不悲不喜」的意境嗎?這樣形容似乎更為貼切。

 

 

樹皮上的鐵釘

 

經過一小時又十分鐘後,我們正式與那棵臺灣油杉見面,它同樣矗立在人造柳杉林周邊,也高於周邊的森林線,但比上次那棵臺灣油杉更為高聳、挺立,測量的胸高樹圍約有三百七十公分,換算下來直徑接近一百二十公分。林務局公告的資料顯示:「本區的臺灣油杉直徑約二十五至一百二十公分。」也就是說這棵臺灣油杉幾乎算是本區最大的存在了,至於高度,根據我們實際攀爬後的測量大約是二十八公尺,可以肯定是這一區名符其實的big tree了。

 

樹往上的腹地是棄耕的茶園,往下似乎還持續有耕作(或是才剛停耕),整體腹地並不開闊,望向樹冠的視野非常狹隘,這也增加了投擲豆袋的難度,不過豆袋丟著丟著畢竟是會中的,只是時間長短罷了。我在將投擲繩轉換成攀樹繩的過程中,注意到樹幹上約從三公尺處開始,每隔固定距離便有人為釘上的鐵釘與木條,而且幾乎一直延伸到樹冠,威廷判斷是有人為了上去採種或採集其他植物而固定上去。看著這棵全世界臺灣僅有的大樹,就這樣硬生生被打了這麼多的鐵釘與ㄇ字釘,我感到很難過。

 

 

圖說:樹幹上被打ㄇ字釘。

 

 

圖說: 樹幹上被打的釘。

 

當然我知道採種也是必要的,單看臺灣油杉種子的飽滿度只有不到百分之十,更遑論其發芽率了,所以我認同採取適當的人為介入,以延續其生存,雖然是為了達到目的,應該可以選擇更好的方式,從前或許沒有,但現今攀樹技術與器材與時俱進,我們幾乎能在不傷害樹木本身的狀況下到達樹上,只希望以後這樣友善樹木的技術能被廣泛運用。

 

像我們一直以來都只有攀樹兼拍照,除非是工作上需要才會進行修剪,像這樣的調查記錄,基本上完全不會去干擾樹木本身,畢竟喜歡攀樹的人沒道理去故意傷害樹木吧!

 

看更多:

樹上看見的世界:攀樹人與老樹、巨木的空中相遇

臺灣首位ISA認證攀樹師鴨子,經常要攀上樹,遊走枝葉之間,為樹木修剪、健檢,或是採集、調查住在樹上的珍貴蕨類、蘭花等附生植物。
除此之外,他也經營攀樹課程,帶領大小朋友體驗攀樹、在樹上看漫畫、過夜,甚至是拍婚紗照。
他想傳遞的理念,不只是讓大家「爬樹」而已,更要讓大家體驗從樹底攀到樹梢,就是重新認識一棵樹與世界的旅程。

 

很多人都會問,在樹上的時候難道都不會害怕嗎?
他說,當他爬上古木,往下看,只看到其他樹木的樹冠層時,內心起初當然害怕,但漸漸地,卻變成一種敬畏與享受,視野變得開闊;從臺灣的老樹,到參天巨木,每一次的相遇,樹木都對他訴說著不同的故事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通勤人擠人、工作出大包、戀愛全無順……人生到底能多累?
10/5-11/20,麥浩斯全書系,特價49折起,給你最全面的生活解方,救救你的鳥生活

搶救人生,這裡請進

滿699元,立即獲得工作日誌daily-logbook 獨家設計款 手提袋!!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愛生活 的頭像
愛生活

愛生活手記.hi! my dear life

愛生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